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男人的修女劫
男人的修女劫

男人的修女劫

田中和上司出差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工作结束之后在酒吧里喝了很多,直到
半夜才醉醺醺地离开。这时候不要说电车了,就连出租车也没有了。

  两人只好沿着陌生的街道一直走,希望能找到回旅店的路。

  但越走周围就越是陌生,最后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一个港口的码头区里。

  这里到处都是冰冷的集装箱、高大压抑的起重设备,路灯有一盏没一盏的,
到处都很昏暗。

  「………………」

  但就在这种偏僻的地方,某条集装箱构成的小巷子里却传来了人的声音。

  田中有些不好的预感,提议赶紧离开,但上司借着酒劲非要上去一探究竟。
于是田中只好跟在后面。

  两人探头摸进小巷子,小巷里只有一盏昏暗的路灯。在路灯微光的照射下,
巷子里是一副地狱般的恐怖情景。

  地面和两边集装箱外壁上洒满了鲜血,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男人尸体——砍
断的手脚、血淋淋的内脏器官、被碾压成泥的肉块,还有整个被砍下来的头颅—
—简直就是美国恐怖片中的场景。

  田中和上司目瞪口呆,双双瘫坐在地上,酒劲一下子醒了大半。

  这、这是怎么回事?!

  田中这时候注意到,在巷子更里面一点的地方,还有几个人影。不是恐怖的
尸体,而是活生生的人。

  在一座十几具男性尸体堆成的小山旁边,站立着两个高挑的女性,在两人旁
边还有几个浑身发抖的男人。两位女性正威风凛凛地对那几个男人发号施令。

  「全部都捡到一起,扔到集装箱里去。动作快点,不然什么下场你们应该知
道的!」

  「你们可得努力点哦,快点完成的话,说不定姐姐我会稍微减轻一点你们的
惩罚哦?」

  两位女性都一身黑白色装束,有点像是教会修女的打扮。

  但明显不同一般修女的是,两人的衣着全部都是极为性感的漆皮胶布构成的。
极富弹性的漆皮紧紧包裹着两人模特等级的美丽酮体,就像是sm女王的漆皮紧
身衣一样,性感极了。在昏暗的灯光下,光滑的漆皮反射着妖艳的黑色光泽,随
着修女们的每一个动作,那黑光闪闪晃动,漂亮得如同性感女神一样。

  两位美女的超短裙也同样是漆皮布的。一阵海风呼啸而过,两位美女的漆皮
超短裙被吹得猎猎作响,田中看到了她们修长美腿上黑色和白色超长过膝皮靴。
两人的长靴都是前编绳式的,女王气质十足;而且靴跟非常高,怕是有十五六厘
米以上,加上她们本来就身材高挑,这使得她们比那几个男人足足高出了一头。

  另外,两位美丽的修女各自右手提着明显不是神职人员应该拥有的不详武器。

  黑色长直发修女拿的是一把很长的日本刀,蓬松金色鬈发修女拿的则是一把
沾满血迹的巨锤。

  在这两位妖异打扮的美丽女性的逼视下,几个男人一边发抖一边把散落一地
的残尸集中到一起,然后搬到旁边的集装箱中。

  每一具尸体、或者每一块内脏器官被抛到黑森森的集装箱里时,都传出沉闷
的肉质碰撞的声音,也不知道集装箱里到底装着多少尸体。

  「这、这是什么?拍电影吗?」

  还有几分醉意的上司发出梦呓一般的嘟哝。

  金色鬈发的修女脸上带着莞尔的微笑,不时温声催促那几个搬尸的男人。

  「动作快点哦,不然姐姐要生气了哦?」

  而另外一位黑色长直发的修女则一脸冰霜。突然,黑色长直发的修女刷的一
声拔出日本刀。

  「你、动作太慢了!」

  剑光一闪,一个男人的左掌被齐腕削飞了出去。鲜血狂喷而出,男人发出尖
声惨叫。

  黑色长直发的修女不耐烦地斥道:「吵什么吵!」

  黑色长直发的修女又是一刀,男人另一只手整条胳膊也飞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

  「哎呀呀,真是的,垃圾又增多了……那个,你,赶紧去收拾一下。」

  金色鬈发的修女好像没事一样,一边嘻嘻笑着一边指着另一个男人命令道。

  被指令的男人吓得脸色发白,赶紧跑过去,把还在继续冒着血沫的两只手捡
回来,和其他尸体碎片一起堆在尸山上,然后又回到搬尸的队伍中。至于那个被
砍了双手,在地上惨叫不已的同伴,他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另一边,被削断双手的男人痛得在地上来回打滚,惨叫声接连不绝。

  黑色长直发的修女一脚踏下,黑色的过膝长靴重重踩在男人的肚子上。

  「我说了,吵死了!给我安静点!」

  黑发修女美腿用力压下去,锋利的靴跟刺破男人的皮肤,扎进了男人的肚子
里。大量鲜血在长靴靴底下汨汨冒出来。

  男人因为剧痛和恐惧,惨叫声越发凄厉起来。

  「哼,手都废了的贱货,留在这世上也是垃圾而已,让我彻底解脱你吧。」

  日本刀慢慢指向男人,刀尖上的血滴在男人的脸上,男人吓得嚎啕大哭。

  「别、别杀我——求求你大发慈悲放过我吧,我不想死啊——」

  「呼呼……」

  黑色长直发的修女细长的丹凤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

  「看在你这么苦苦哀求的份上,就给你个机会好了……就看你能不能好好取
悦我了。」

  她从胸口掏出一个小小的注射器,然后她像骑马一样跨坐在男人的身上,把
注射器扎进了男人的颈项上。

  「啊、咦?这、这是……」

  男人的表情有点惊疑不定,原先颤抖的身体也渐渐停止下来。田中猜想那应
该是什么止痛剂之类的药物吧。

  黑色长直发的修女拉开男人裤子的拉链,把男人的肉棒拉了出来,穿着黑色
漆皮长手套的玉手开始套弄那根因为惊恐而萎靡不振的东西。

  可以看出修女的手法非常熟练,加上皮手套特有的触感,男人的肉棒很快就
树立起来。黑色长直发修女适时摸出第二只注射器,扎进了男人勃起的肉棒中。

  短短的两三秒钟内,男人勃起的肉棒在药物的刺激下暴涨到了手臂般粗细,
足足膨胀了两三倍之多。

  「呼呼呼,干得不错呢,明明是垃圾一样的贱货,唯独这个地方还有点用处
……」

  黑色长直发的修女满意地笑着,掀起超短皮裙,露出早已被爱液浸湿了的性
感黑色蕾丝内裤。

  修女将男人的肉棒压在自己的小缝前,隔着内裤摩擦起来。

  男人忍不住舒服地呻吟起来。

  「阿拉阿拉,还要特别处理过,普通的肉棒已经不能满足你了吗?」

  金色鬈发的修女笑嘻嘻地走过来,用白色长靴的防水台踩住男人的额头。

  「呵呵,拥有这么雄伟的肉茎一定很开心吧,贱货?你可得好好感谢我们哦?」

  男人被黑色长直发的修女玩弄得几近高潮,只顾着连连呻吟,根本无暇回答
金色鬈发修女的戏谑。

  「呼呼呼,被虐成了废人一个了还能爽起来,你到底是有多贱啊?」金色鬈
发的修女轻蔑地说道。她又对黑色长直发的修女开着玩笑道:「你平时不是一直
在说什么『修女要纯洁』吗,现在又要和男人交合,这算什么啊?」

  黑色长直发的修女坐在男人身上正玩得淫水直流。

  「对哦,你这么一说我才记起来,差点就要……」

  「要不要我帮你啊?」金色鬈发的修女笑嘻嘻地说着,把手中的巨锤高高举
起。

  「少来了!」黑色长直发修女佯装嗔道,「那边的猎物多着呢,别来抢我的
玩具。」

  「好吧好吧。」

  金色鬈发的修女苦笑着,就在她转身离开的瞬间,背后的男人发出一声惊叫。

  「呃!!等、等一下,不是说好了要放过——啊啊啊啊——」

  啪嚓。

  黑色长直发修女的日本刀在男人眉间猛插了进去。锋利的刀刃毫无阻碍地穿
过男人的头颅,深深扎进了水泥地板中。

  就在男人发出临死惨叫的同时,修女把男人的肉棒插入了自己蜜穴中,然后
开始一上一下地摇动腰部,尽情享受起惨死男人的巨大肉棒。由于药物的作用,
死去男人的肉棒丝毫不见萎靡,仍然大得有如手臂般粗细,直插得黑发修女浪叫
连连。

  由于巨大的快感,黑发修女身体剧烈颤抖起来,身上的漆皮紧身装、超高跟
过膝漆皮靴性感地晃动不已,漆皮反射的黑色光泽不停闪动,性感无比,看得远
处的田中心脏狂跳不已。

  黑发修女玩到高潮处,一边发出高亢的浪叫,一边疯狂地在男人的脸上乱插
乱剜。锋利的刀刃残忍地在死去男人的脸上又绞又割,把男人的头搅割得支离破
碎。鼻子、眼睛、嘴巴全都烂成了肉碎,只剩下脸部中央一个狰狞的窟窿,鲜血
泉水一样从窟窿中涌出来,流的地上一片血泊。

  看到黑色长直发修女骑在男人尸体上残酷享乐的疯狂情景,其他几个男人吓
得魂不附体,个个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发抖。

  「呼呼呼,和尸体做这样的事情就不算是交合了,顶多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