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林神话
武林神话

武林神话

剑宝剑剑气如虹名曰如意;名大名如雷贯耳绰号孤魂。

  传说中的如意宝剑刚柔并济,削铁如泥,上镶七颗宝珠:避水、避火、避尘、避毒、避风、避光、辟邪。功效远胜于干将莫邪之辈。更可怕的是执剑的人--孤魂黄飞,他以孤魂剑法连闯祁山三十六峰,踏平西域四寨,名声相传大江南北。

  树大招风,窥视宝剑者多,以身拭血者更多。

  七月的太白峰巅依然是白雪皑皑,满天繁星下除了风声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声响了。黄飞背着手站在一棵树下,面对的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树叶被风吹落却近不了他的身,因为此时的黄飞早已达到传说中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

  一袭白衣更显潇洒,每年的七夕之日他都会到这里来,只为三件事:纪念恩师;约看好友和红粉;接受挑战。十年中每年都有挑战者,但一年比一年少,他心中不怕挑战,只是恨自己不能早日完成师傅的遗愿。正仰望星空之际,黄飞隐隐约约听到三里之外有人飞来。此人身法如此沉重,不象顶尖高手,但自己却感到有事要发生一样。不过盏茶时分,在他的身后响起一个声音:飞弟,救我!黄飞大吃一惊,只见义兄倒在血中。黄飞扶起义兄,心中已明白事态的严重,江湖上能将“云中龙”上官雄伤成这样的人不多。黄飞二话不说检查完义兄的伤势,发现他中了毒,连忙双手运功,为义兄逼毒。两个时辰过去了,上官雄醒过来,黄飞却昏倒在地上。上官雄连忙扶起黄飞,给他嘴里为了一粒丹药,在黄飞耳边说:

  兄弟,赶快运功。黄飞在原地开始运气,此时上官雄却悄然离开。

  天色放亮,黄飞功力恢复五层。却觉得丹田之处开始燥热,下体不由得有点冲动。黄飞连忙收功,暗觉不对,可义兄不会害自己呀!燥热越来越厉害,雪地上的黄飞压不住欲火,暗道不好,一定是吃了霸道春药,来不及思索义兄为什么要陷害自己,黄飞借着脑中一点灵智,脱去长袍,浑身赤裸着盘坐在峰顶,一边用寒气压制欲火,一边运功逼毒。欲火开始冲击黄飞的全身,只见黄飞胯下八寸长的阴茎慢慢抬头,膨胀。不一会就变成了一根狼牙棒,粗如棒,硬如铁,从头到底红彤彤的,青筋暴露。就在此时,一声“飞郎”,一个红衣少女出现在黄飞面前。此女正是黄飞的红颜知己“芙蓉女侠”慕容燕。她和黄飞做了五年夫妻,每年只有今天才能和黄飞见面欢好。今日一见此情此景,什么都明白了,脱去衣服,露出一具胴体,顾不得羞耻,跪在黄飞面前,张开小口,用嘴含住龟头,伸出一只手上下套动肉棒,香舌顶在马眼上轻轻转动,此时黄飞剩余的一点点理智荡然无存。啊的一声,把慕容燕推倒在地,分开双腿,暴胀的鸡巴对准阴穴,屁股用力前推,只听见“扑哧”一声八寸长的大鸡巴全根没入,顶的慕容燕“啊”

  地叫出声来。黄飞趴在她身上,疯狂的开始进行机械运动,屁股一起一落之间,频率快如闪电,大鸡巴出入在迷人的小穴,慕容燕双手紧紧的搂住黄飞的肩膀,双腿夹住他的腰部,承受着快人的冲击。“啊……啊……快用力……大鸡巴……插到子宫里了……啊……我要死了……好哥哥,快……插死我算了……”慕容燕的叫床声给黄飞无限的动力,屁股大起大落,只见那阴阳交合之处,因为太快,几乎看不出大鸡巴的抽动,鸡巴被阴唇含住,淫水流淌在雪地上,化成点点水珠在流淌……三柱香的时间过去了,黄飞也疯狂到了极点。他抱起慕容燕大鸡巴抵在阴道内,不停的顶动。慕容燕感到大鸡巴在阴穴里一胀一胀的跳动,知道黄飞快要射精了,于是动情地搂住黄飞,下臀更加买力地挺动,她双手下移至黄飞的肾俞穴,此时鸡巴在阴穴里胀的很了,慕容燕轻快的转动臀部,龟头在子宫口旋动,小腹收缩,阴穴四壁压力骤增,黄飞只感到马眼一阵酸麻,大鸡巴开始射精了!慕容燕承受着子弹的冲击时,一边运功吸收,一边用双手闪电般地电在黄飞的肾俞穴上。黄飞突然觉得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头顶百会穴,体内真气随着阳精源源不断的贡献给自己的红颜知己。黄飞惊呆了,他连忙提起最后的一点真气,双手推开幕容燕,只见慕容燕在银铃般地笑声中飞离黄飞,一双豪乳上下抖动,黄飞做在地下,大鸡巴毫无生气地低在胯下,马眼里还一滴滴地流着精液。“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黄飞无力地问到,就在此时,黄飞身后剑光起落,黄飞向左一滚,却未来的及,一双腿活活被砍去。只见自己的义兄上官雄正提着如意宝剑奸笑地站在身后,“你们……”黄飞疼的讲不出话来,上官雄走到慕容燕身边,一只手搂住慕容燕,一只手搭在乳房上轻轻揉动说:“等你到了地狱,让阎王告诉你吧!”

  讲完,提腿将黄飞踢到悬崖下……

  三天后,江湖上的人在太白峰发现了两具尸体和一双腿,一具是云中龙上官雄,一具是芙蓉女侠慕容燕,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那双腿是何人的,江湖上的传言很多……江湖还是江湖,传言依旧在传,孤魂却象神话一样在江湖上永久地消失了……第一章天降横祸焉知非福太白山下的一个酒店里,做着一个风尘仆仆的男子,满脸的灰尘掩盖不住消瘦俊逸的面庞,他就是华山派的大弟子江湖人称“华山玉龙”的司马玉强。司马玉强不仅人长得俊俏,武功更是华山派的第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一手清风剑法已深得华山派掌门的真传。此次出门是奉师傅的命令接受天山派下的请柬。司马玉强接到师傅的命令后,起程赶往天山,前后整整一月有余。在赶往华山的途中,却听说华山派掌门之女下嫁宇文世家的三公子江湖人称“玉扇公子”的宇文杰,这消息有如天崩地裂般令司马玉强不能接受,华山上下有谁不知自己和小师妹要好,更何况……想到这里,司马玉强恨不得能飞回到华山,向师傅说明情况。望着太白山头那点点积雪,他陷入沉思,想起了下华山时和小师妹分别的情形……那一天,小师妹一直送他到山下,在途径五道弯的一个山洞时,小师妹拉着他进到山洞。两人一进洞,就忍不住抱在一起。自己搂住小师妹说“师妹放心,师哥一定会平安回来的!”说完就忍不住吻上了小师妹那软软的小嘴唇。那天小师妹表现的非常主动,一条香香的舌头一会就主动钻进自己的嘴里,两条舌头在嘴里不停的搅动,两人的嘴在不停的吸吻,这时,在这种诱惑般的情况下,自己的情感已有些不能克制,左手徐徐地游弋到小师妹的腰上,五指漫漫进军的登上了师妹那高耸的圣母峰上,停留在哪儿搜索着。

  在默默无声中,两人尽情的享受着轻抚的滋味。小师妹绵羊般的顺服,使自己的手畅所欲为的在她那乳房上来回的游荡着。师妹的心房加速的跳动,全身血液为之狂奔,脸上泛起阵阵红潮。自己的手指继续下移,先在师妹的小腿下慢慢动,象在搜索一样,徐徐向大腿进攻,师妹也不反抗。“师妹,你对我这么好,,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善待你,但我会永远爱你!”“师兄,我也是太爱你了,只要你永远记住我,想着我,爱我,那我就永远跟随着你”师妹已经表示出已身相许的意思了,自己何必太克制呢?反正师傅一定会答应婚事的。这样想着,自己的两手更加不停的活动着,下面的那支手已经攻入了师妹的重地。他的手指突破内衣的障碍,在小腹周围左右迂回。渐渐地迫近草原地区,感到有一种稀松的莫名快感。顺着草原而下,越过从从的小草,滑下来就是一条小沟,但早已河水泛滥,如山洪发般,顺流而下。两片富有弹性的阴唇,在湿润的淫水侵泡下,油滑坚挺又热又滑。自己用中指随即在那如珍珠般的阴核上,轻轻的抠弄着,这柔软光滑的小珠,也坚硬起来,淫水加快流出,使得师妹全身一阵的剧抖。这时自己心中起了一阵的快感,中指正想乘热而入,“哎呀”师妹娇羞的抓住了插进的手,原来手指头已受到些微的阻力,似有一层肉膜所阻,这已证明师妹还是处女。粗通风月的自己明白这时一定要要温柔体贴一点。为了缓和师妹的紧张情绪,以温柔的手段,来激发她的性感泉源。火热的舌头伸进师妹的嘴中,长长的吻下。双手伸到胸前,轻轻的揉动。下体那根硬硬的宝贝以顶住师妹丰满的腹下,在那迷人的阴户上,不停地摩擦。师妹整个娇躯,逐渐酸软,躺在自己的胸前。躺在自己的怀中,星目微张。自己抱着小师妹,轻轻地把她平放在一片草地上,在她的香唇上,给了她一个深深地甜吻。在慢工出细活的动作中,师妹的衣服竟不知不觉地均给卸除了。

  雪白的玉体,鲜嫩的乳房,红艳艳的乳尖,令自己忍不住伸出火热的舌头,不停的舔吸含裹着挺立的乳尖。两只手在她赤裸裸的丰满玉体上下到处抚摩,体贴的没丝毫的粗鲁动作。师妹两腿微微的分开,张开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强壮的身体,自己见状,以最快最轻巧的动作,将她抱起,尽情的遍抚她的全身,吻遍了她身上的每一处。最后自己火热的舌头,逗留在她鲜嫩的阴核处,倒卷舔吮,又用两片上下唇轻轻的咬,使她全身颤抖。情况发展到那时,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自己用硬的发亮的大龟头,顶在师妹的阴核也坚硬起来。“嗯……唔……不要……不要再作弄我吧……我好痒……”师妹忍不住的轻哼着,这时自己欲念难制,底下的大鸡巴,已经一跳一跳,想要深入。但自己要对师妹尽量温存一些,这一点自己还是懂得的。自己让大龟头只逗留在洞口缓缓前进,等到阴穴内的淫水横溢。这时师妹好象已进入意乱情迷的状态了,痛苦的呻吟着,“师兄……你行行好吧……求……求求你……求求你……快点插进吧……唔……痒……穴内好痒呀……”自己见状,挺着自己挺硬的鸡巴,徐徐的向洞口推进。才进入三分之一。

  “哎呀……慢点……疼啊……”真是又急又怕真不知如何是好。“师妹,不要紧,刚开始有些微疼,但马上就会消失,再来就是最快乐的了,你相信我,放轻松,放轻松点就好了”在婉转的解说中,下面的肉枪又继续推进了两寸,只见师妹咬紧牙关,皱着眉头,显得无限痛楚,身体不断在颤抖,差点眼泪就掉下来。

  看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不忍,于是暂停进攻,不再推进。但是大鸡巴仍然坚挺地塞在那可爱的小穴中。经过短暂的静止,情绪缓和,痛苦停止了,看她不是刚才那样痛苦的表情,于是徐徐送进,约插入一半,自己冲动得抑制不住,稍稍用劲长驱直入,突破处女神圣之关。“啊……我疼死了……你好狠心……”

  师妹忍不住流出了眼泪,最后关头已经渡过,于是自己赶紧按着她,俯下头来吻着她的香唇,安慰着说:“师妹,现在没关系了,不会再痛苦了。”说着一面拔出自己的大鸡巴,显然的,小和尚挂彩了,那光秃的头,及头项间染满了红红的鲜血。自己明白师妹一生中最珍贵的处女之花,已经为他给采了。温存了一会,自己的欲火更加上升,鸡巴在师妹的小穴里,跃跃欲动。“师妹,现在决不会疼了,而且保证你会感到舒畅的。”“你最坏了……”于是,自己挺着鸡巴,颇为顺利地滑了进去,而且慢慢地抽着、插着。师妹没有叫痛。“寸径未曾经客扫,蓬门会始为君开。”痛苦消除后,师妹也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小穴凑上,抵得紧紧的,使大鸡巴塞个尽根埋入。由于淫水流的很多,同时自己的抽送也由急变缓,阴阳交合之处“滋、滋”响个不停,小穴紧紧的包裹着鸡巴,好暖活。自己开始猛攻,大鸡巴如跃马中原似的,昂然的长驱直入,只见师妹不停的叫道:“师兄……我好舒服哦……真痛快……你是不是整根都插进来了……好……好,重一点……我不怕疼了……”这声音刺激着自己不停的挺动,鸡巴更加猛烈的抽插。

  “哦……好痛快呀……哎呀……我会吃不消的……啊……”声音犹如火上浇油,自己将师妹的玉腿拉开向腰部,让鸡巴顶在洞内摩擦着。当龟头触及阴核时,师妹是全身一颤,淫水直流。“哥哥……快点儿……插进去……我吃不了…………难过死了……我好痒啊……唔……“师妹不停地呻吟,同时迫不及待的将肥臀向上迎凑着。”扑哧、扑哧“之声连连大作。”啊……真美啊……美死我了……我飞上云端了……喔……“此时自己也发动总攻,狠狠的直向花心,猛烈的插,插得她两眼翻白,口水向外流出银牙直咬。足足插了两百多下,自己又伸直上身,两腿盘坐,来个童子拜观音,让师妹做在自己的大鸡巴上,将鸡巴深深用力一送,直透子宫。那鲜嫩美妙的小穴洞,被鸡巴塞的满满的。然后慢慢地一抽一送,淫水沿着大鸡巴流了下来。自己和师妹融化在性的狂潮里,肥肥的屁股不停的扭动,粗长的鸡巴一进一出,风起云飘,只听到口中哼哼不停,洞里支支不歇。”师兄……我的好师兄……我穴内痒死了……要更加重些……啊……啊……哎呦痛快死了……快……。快点……我快出来了……“”你浪吧……可爱的师妹……让我好好爱你……我要让你……享受人间的极乐……啊……啊……“”哦……你尽管插把……好……好……重啊……对……这样舒服……哥啊……我出了……“说完一股阴精如山洪爆发似的泄出来。自己此时龟头暴涨,深插在师妹嫩美的穴中,坚挺地好象钢铁似的,紧紧的抵在子宫颈上,子宫在不断的收缩,龟头也随之跳动,自己一时受守不住,马眼一松,全身用劲,双腿一伸,一泄如注……望着太白山头,正在沉思中的司马玉强被一阵马蹄声惊醒。只见两匹马从小店门口飞闪而过,前一匹马上的人正好惊叫了一声,被司马玉强听见,“啊,马惊了,快快,救我!”这声音好熟悉,看背影,一身红衣,不正是小师妹吗?可后边的男子又是谁呢?

  正在猜想的一时间,马匹已经走出好远一截路程。“不好,师妹有险!”司马玉强连忙在桌子上放下银子,起身上马向那两匹马前行的方向飞速赶去。

  太白山并不高,只是因为顶峰险峻常年积雪而闻名。司马玉强追赶着两匹马逐渐进入太白山区,走到山顶峰下,只见刚才那两个人的马栓在树下,人却不见踪影!小师妹会去那里呢?哪个男子又是谁?司马玉强带着疑问向山顶走去,走着走着,只见地上陆陆续续的掉着衣服,她连忙拣起那件红色外衣,翻开衣角,只见上面绣着一个字“玲”“啊!”司马玉强惊地把衣服掉在地上,这件衣服正是自己师妹“华山玉凤”岳小玲的衣服,可师妹……司马玉强连忙继续飞上峰顶。

  眼看着离峰顶越来越近,从峰顶传来阵真银铃般的笑声,这笑声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师妹吗?哪个男子又是谁呢?司马玉强又在想,于是他放慢脚步,轻轻的向峰顶走去,想看个究竟!

  八月的太白山上并不寒冷,司马玉强在离峰顶不足十丈的地方停下脚步,只见峰顶的大树下一对男女正做着苟合之事。在树下,那个男子铺好的长衫上,女子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浑身扭动,媚眼如丝,口中还喊着“杰哥哥,快点嘛,妹妹小穴都快痒死了!”却见哪个男子只是不慌不张的脱着自己的衣服,嘴里还念叨着“怎么,小穴又欠干了,我看你真该叫”华山淫凤“才对!”

  看到这个情形,听到他们的讲话,司马玉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短短的一个月时间,自己的小师妹就投入别人的怀抱中,司马玉强几乎快晕倒。在看那边,宇文杰已经脱光衣服,一只手揉动着岳小玲的乳房,一只手套弄着自己的阳具。岳小玲双手分开自己的大腿,正抠弄着自己的小穴,嘴里不断的催着宇文杰:“快点嘛,人家难过死了!”宇文杰轻轻地淫笑了两声,来到岳小玲的双腿前,用手扶正自己的鸡巴,对准阴穴,嘴里说道:“好,大肉棒来了!”嘴里说着,屁股向前一挺,乌黑明亮的大鸡巴全根末入。顶的岳小玲“啊”的一声全身弓起,臀部用力向上送,迎合进洞的“贵宾”。宇文杰趴下身去,双手按在岳小玲那丰满的双乳上,用力的挤压,下身展开快攻,屁股不住地抬起压下,让大鸡巴在小穴里飞快地抽动。岳小玲忍不住紧紧搂住宇文杰的背部,双腿抬起夹在他的腰部,屁股用力的抬起,让大鸡巴更加深入。“啊……啊……用力……用力啊……大鸡巴哥哥……真厉害……插死我了……。”“小浪穴……看我不插死你才怪……我干……干死你个淫妇……”“干死我吧……用力干……干死我算了……啊……小穴……。好舒服啊……啊……”叫床声、抽插声响遍峰头,更刺激着司马玉强,“啊!”司马玉强大吼一声,“你们这两个狗男女,拿命来!”说完拔出青钢剑,就向两人攻去。这时的宇文杰和岳小玲正在紧要关头,鸡巴正拼命的攻击着阴穴,谁知两人背后会杀出这么一个人!宇文杰不愧是“四大家族”中的佼佼者,临危不乱,鸡巴依旧放在岳小玲的阴穴里,一只手搂紧岳小玲,双腿一蹬地,“噌”的一声就飞出八尺远,同时另一只手还从地上拣起自己的衣服,站稳后,连忙给岳小玲披上,自己面对这着司马玉强。“我道是谁,原来大师舅官‘华山玉虫’来了,怎么,闹洞房也不用这么急吗!在过半年一定让你闹个够!”

  说着话,宇文杰也不穿衣服,只见大鸡巴还坚硬的挺着,对着司马玉强仿佛也在示威。岳小玲一看见来人,吓的竟叫出“师兄”两字,“我没你这个师妹!”司马玉强气愤的说。这是宇文杰搂住岳小玲,一双手还若无其事的揉动着高耸的乳房,一边说:“舅官,你不用这样嘛,我们已经是亲戚了,不要伤了和气!”

  “呸!谁和你是亲戚!拿命来!”说完就提剑一式“风起云涌”攻向宇文杰,宇文杰也不是善辈,转身从地上拣起一根树枝,还了一招“漫天星斗”,两人就这样斗了十个回合,司马玉强才发现自己远远不是宇文杰的对手,就在第十二招,宇文杰转身一式“倒挂星河”从下向上斜劈司马玉强的后背,司马玉强来不及闪躲,只好用一招“和风阵阵”来化解,但毕竟不是对手,被宇文杰的剑伤在背上,划出一条三寸长、两寸深的伤口,宇文杰手不软,又用左手直点司马玉强的丹田穴,家传的“摘星指”七层功力透入司马玉强的体内,司马玉强“啊”的一声口吐鲜血,向后飞出,谁知身后的雪地松软不堪,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司马玉强一脚没有站稳,掉下悬崖,崖下传来“我会报仇的……”声音和岳小玲的叫声在太白山峰顶回荡…………

  “啊”司马玉强在一阵痛楚中缓缓张开双眼,眼前一片漆黑。这是在哪儿?

  我难道没有死吗?他下意识的问自己,“孩子,你醒了”一个深沉的声音从自己的正前方半空中传来,仔细一看,只见一个黑影子在空中漂浮,“你是……”

  “老夫乃孤魂黄飞”

  “啊”司马玉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一百五十年前的传奇人物仍然未死?是他救了我?“老前辈……”司马玉强刚要开口讲话,黄飞连忙道:

  “你不要讲话,先听我说,你的伤势不轻,宇文世家的摘星指破了你的功力,再加上你已非童子之身,所以伤势恢复需要些时日。世人都以为老夫以死,其实不然,当年受奸人所害,坠下悬崖却发现这里有的是奇珍异草,上百年的首乌、黄精应有尽有,要不是老夫的双腿以断,我早就从灵泉眼离开这里了。这一百年来想必世上已经发生许多变化,想来我们也是有缘,你就待在这里养伤,等你病好了之后我还找你有事!”

  转眼一周过去了,经过黄飞的运功疗伤和何首乌的补益之力,司马玉强不但伤势全好,而且比以前更进一层。同时他发现黄飞的功力已经到了陆地神仙的一流,没有双腿却可以凌空虚步。这一天,黄飞把司马玉强叫到跟前“几天的疗伤,老夫发现你的人品还算不错,同时性格经历也颇象老夫,这正是我们有缘之处。

  你可愿助老夫一臂之力吗?”司马玉强跪在地上“弟子万死不辞!”

  “好,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弟子生前是一个孤儿,是师傅华山派掌门‘清风剑客’岳少清收养,身上只有一块玉佩和一幅山水图,在图上注明弟子的生辰八字!”当黄飞拿到图,禁不住哈哈大笑,“真是老天不让我死啊!好,你可入我门墙?”“弟子愿意”“那好,为师这一百多年来只完成三件事:一是修炼了一些神功心法,如虚弥神功、天罗剑法、移魂之术等等;二是完成道家的”元婴“;三是想出破解各种春药的内功心法。尤其是移魂之术,他乃道家的秘术,比江湖上传说中的脱胎换骨还要高明百倍,但他的实施也艰难百倍,这次就是要将你我二人合二为一,用我的元神移入你的脑中,经过三十天的融合,我的元神和你的精气神结合,在你的气血中注入我三层的功力,今后行走江湖,孤魂就是玉龙,玉龙就是孤魂!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我一旦尘缘一了,也就会飞升而去,留下你自己快意江湖!不过你必须完成师门遗愿,将本门传下去!”“弟子记住了!”“好,从今日起,我为你洗经伐髓,提高修为,百日后实施”移魂“!”

  转眼又过百日,师徒二人来在洞中,此时的司马玉强已经达到“聚三花,朝五元”的境界。黄飞对司马玉强说:“交代的事情都记住了,你我二人的今后就在次一举!”“弟子一定全力以赴!”“好,我们开始。”司马玉强开始脱去全身衣服,露出健壮的身体,他一丝不挂的躺在地上,用道家睡功的姿势,开始浑身运气,只见鸡巴立即一柱朝天,马眼逐渐张开。再看黄飞浑身发颤,头顶百会处渐渐裂开一条缝,只见从黄飞的脑中冒出红光,在红光闪闪中,一团红气包裹着一寸大的小人从头中冒出,小人在头顶左右看了看,见无异状,就直飞到司马玉强身边。只见司马玉强一点也不马虎,紧闭双眼,全神贯注的运功,但见那龟头暴涨,犹如鹅蛋大小,鸡巴上的青筋有如树藤一样,绕在阳具上,马眼张开有梧桐子大小。只见小人落在鸡巴根部,双手开始攀登高峰,经过一段时间,总算爬到一尺高的顶端,小手抱紧龟头,趴在龟头顶端俯下身去,从马眼往里钻,司马玉强感到一股真气从龟头升起,带来全身的火热,自己知道是关键时刻,浑身纹丝不动。只见小人渐渐钻进鸡巴中,一个肉球似的沿着鸡巴进入会阴,上丹田,通尾椎,沿脊椎上行,直达脑顶。这时黄飞的声音在司马玉强的体内响起,“孩子,收功吧,要慢……”司马玉强接受指点,慢慢收功。一尺长三寸宽的大鸡巴开始渐渐恢复到七寸长的原状。司马玉强起身穿好衣服,望向黄飞的躯体,只听黄飞在脑中讲:“好了,一幅臭皮囊而已,没有什么好留恋的,赶快练习合神,也好早日出洞!”

  从此,江湖上又有一翻腥风血雨开始了……

  武林神话

  第二章牛刀小试力伏淫魔

  通往长安的路上,一个白衣少年正回头望向渐渐远去的太白山。只见他白皙的脸上搂出一幅眷恋的神情。这翩翩少年正是两度为人的司马玉强,同时也是再见天日的孤魂黄飞。看着太白山的峰头,想起往事的一幕幕,自己恨不得立即能雪刃仇人。但五个月过去了,江湖上却发生了三件大事:一是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古怪的门派,名叫龙凤派,谁也不知道这个派是干什么的,只知道他在两个月内就收服江南七大门派作为自己的分坛。二是江湖上三十年没有出现的两大恶人“逍遥羽士”魏强、“消魂娘子”李涓涓重现江湖;三是华山派掌门之女将于正月初一下嫁宇文世家的三公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司马玉强并不着急,从现在到正月初一还有整整二十天的时日,而自己如果要全力以为,一天就可以到达华山,所以司马玉强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慢慢前行。

  “救命啊……救命啊……”正走在路上,只听见不远处的一个小树林里传来求救的声音,司马玉强连忙施展轻功,向树林飞去。

  刚走到树林边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裸体男人正在一个女人身上爬着,强行亲吻。只见哪个女子一边轻轻的推着哪个男人,一边口中喊到“救命啊……你坏死了……不要啊……”司马玉强一看,气的直够戗,原来是一对狗男女在野合。只见哪个男人分开女人的双腿,一手扶着自己的黑鸡巴用龟头在阴穴外轻轻的扫动,口中还说“怎么样,小娘子,想不想要哥哥的大鸡巴?”“晤……坏死了……还不快点插进来……小穴痒死了……”哪个男人哈哈一笑,屁股向前猛的一冲,用力的插进小穴里,全根末入。顶的哪个女人立即叫道“啊,好粗啊……好厉害……快用力……用力……插……把小穴插烂吧……”哪个男人立即用全身的力量,双手抱起女人的双腿,向自己的身前用力一拉,屁股再次向前一顶,然后就开始快速的进行挺动,一条黑黑的鸡巴在小穴里出出进进,拉动阴唇内外翻动,淫水顺着阴毛流淌。司马玉强看着也没什么意思,刚准备离去,突然黄飞提醒他叫他在看一下,因为哪个女人好象会武功。司马玉强对黄飞的话深信不疑,于是就在原地看着。正在交合的男女不一会就快到了高潮。哪个男人紧紧的压在女人的身上,屁股疯狂的密集的挺动,让鸡巴在洞中飞快的抽插,只见淫水四溅,插的哪个女人双腿紧紧的夹住男人的腿,双手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肩膀,下身不断的向上挺,用力的迎合鸡巴的冲击。“啊……啊……快一点……对……就这样……用力……再用力……啊……小穴好舒服……”哪个女人叫的越厉害,男人就更疯狂的冲刺。不一会,只见哪个男人气喘吁吁,马上就要射精的样子,哪个女人却渐渐的把手抱紧男人,双腿盘在男人的腰上,男人大叫一声“啊,我不行了……”屁股一阵哆嗦,只见女人紧闭双眼,男人不停的抖动,双手想要推开女人却已经没有力气,双眼瞪大,“你、你……”没有讲一句话就趴在女人的身上一动不动了。

  这时,女人推开男人的身体,看都不看一眼,一边穿衣服一边嘴里还嘟囔着“什么‘金陵狂刀’啊,简直中看不中用!”说完准备被离开。“站住!”司马玉强立即站到哪个女子的面前。哪个女人立即向后一跳,当她定过神来时,发现在她面前正站着一位俊郎的公子,“呦,那来的少爷呀,怎么,也想和姐姐欢好一下!”说完就用手帕向司马玉强抖了过去,一阵香风过后,司马玉强立即感觉到了不对劲,下身立即开始欲火上升,“你……”“怎么,向你这样的俏公子,我李涓涓还没有放过过!”“你是销魂娘子?”

  “不错,正是你姐姐我,怎么害怕了,还是乖乖的服侍姐姐吧,要是还行的话,姐姐或可饶你一命!”想不到自己一出江湖就遇到恶魔销魂娘子,不过司马玉强也今非昔比,心中想到,正好一是自己的本事,同时也好为江湖除掉一害。

  于是自己强忍欲火,故意向李涓涓问到“你用的什么毒药?”“好弟弟,姐姐怎么会害你呢?姐姐给你吃的是上好的消魂雨露香,来让姐姐带你欲死欲仙!”说完就向司马玉强走来,司马玉强也不在做作,一下搂住李涓涓,一只手立即搭在她的圣母峰上,“弟弟你好坏啊……”“坏的还在后头呢”说完,司马玉强就吻向李涓涓,伸出舌头去挑动她,李涓涓也不示弱,搂住司马玉强,双手解开他的腰带后,一只手立即脱掉司马玉强的外衣。司马玉强这时也脱掉李涓涓的衣服,一只手在乳房上用力揉动,一只手直奔小腹,搭在了耻骨上,手指用力的低压阴穴,阴穴此时早已流出淫水,淫水打湿了阴穴外的阴毛,司马玉强紧接着就用手指扣弄阴户。李涓涓心中想:“真看不出,他还真懂风情!”于是把手立即向司马玉强的鸡巴摸去,这时的鸡巴早已怒发冲冠了,李涓涓的手刚碰上,司马玉强的大鸡巴就弹动了两下,好象在向她示威。李涓涓这时低头看了一眼,“啊,好个宝贝!”

  只见司马玉强的鸡巴此时涨的象铁棍一样,足有八寸长,两寸宽,一个龟头有鸭蛋那么大,整个阴茎皮早已紧绷的发亮,血管清晰可见,青筋缠绕在鸡巴上就象一条条的蚯蚓。李涓涓喜上眉梢,双手握主司马玉强的大鸡巴,火烫的鸡巴在她的手中就象是到了活面人的手里。李涓涓用手轻轻的套弄鸡巴,并且用一只手指放在鸡巴的顶端,轻轻的转动,这时司马玉强欲火越来越重,逐渐地遍布全身冲昏头脑。司马玉强心中想到:没想到这淫妇的春药这么厉害,看来不能不小心。于是,装做疯狂的样子,推倒李涓涓,马上扑在她的身上,分开双腿,用大鸡巴对准阴穴,全力以赴的冲破阴唇,大鸡巴一下插到了子宫口,顶的李涓涓舒服的上了天,双腿紧紧夹住司马玉强的腰,心中想着总算找到一个面首能美美的饱餐一顿了,前几个都是银枪腊枪头,让自己痒死了!于是自己也不迎合,只是放松自己,承受司马玉强一次比一次重的冲击。大鸡巴在阴穴里飞快的抽插,干的阴唇内外翻动,淫水象小河一样流淌,司马玉强运足力气,屁股一下一下象打桩一样,将大鸡巴插入小穴,整个树林里响起了淫荡交响曲。上面两个人不停的叫着“啊……啊……大鸡巴哥哥……快……快干……干死小穴吧……啊……啊……”“我插……插死你……你这个淫妇……干死你……大鸡巴厉害吧……”

  “大鸡巴……哥哥……好厉害……插死小穴了……把小穴要……插烂了……啊……用力……啊……啊……我……要上天了……啊……”中间司马玉强健壮的胸肌不断的压在李涓涓的乳房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下面的大鸡巴一上一下、忽进忽出的抽动,直把小穴抽的“滋、滋”作响淫水直流。司马玉强越干越快,同时渐渐提起了腰身,加重下插的力度。就这样,足足插了有两千多下,司马玉强感到春药已经发挥到极点,抽出大鸡巴,只见鸡巴水淋淋的,硬邦邦,红彤彤,龟头上粘满了淫液。他把李涓涓翻过来,让她爬下,然后握住湿淋淋的肉棒子,对准穴口,用力一挺,一式“隔山取火”,又开始从后面插进,直顶花心。

  “啊……啊……大鸡巴哥哥……你好会干……啊……啊……啊……用力……插死小穴了……啊……插……到心窝里了……”这时的李涓涓一点都没有防备这个年轻人,只以为他是天赋异禀,自己正美美的享受呢!她哪知道司马玉强正在运功,这种功乃是黄飞用三十年的冥思苦想才想出的破解春药的内功心法,他取名为“女娲补天”。这种心法乃是在春药发挥到极点时,利用欲火的冲击力道,由丹田引出,经任、督二脉,沿檀中、咽门、人中、上星进入百会,提神醒脑,激发脑内灵光,让人变的异常清醒。然后,顺着脊椎骨沿大椎、至阳、分经肾俞,再由尾椎相合,进会阴穴。这种功力一方面可以把春药的毒性消除,一方面又可以借助欲火的力量提升功力。司马玉强今日受了李涓涓的霸道春药,所以不慌不忙正是准备试一下女娲补天功的效果。运行十二周天后,司马玉强将李涓涓翻个身,同时把她的双腿扛在自己的肩上,下身紧密的向小穴发起最后的总功。屁股飞快的来回做前后运动,大鸡巴在阴户内借着淫水的润滑作用,“扑哧、扑哧”的在阴道里进进出出,大鸡巴的肉棱子刮的阴道壁“滋、滋”直响。这时胯下的李涓涓也同时准备吸取司马玉强的精液。运功紧缩阴户,里面的子宫就向无数个旋涡不断的吸收,司马玉强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让他有点精关不固,龟头就象被一个小婴儿的小嘴紧紧的裹住。李涓涓此时不断的向上挺动迎合着,让大鸡巴更充分的插入到阴户中。嘴里还不停的喊道“啊……啊……大鸡巴……干死我了……小穴美死了……喔……啊……插吧……插死我算了……用力啊……啊……我……要上天了……啊……。我不行了……快……快……用力……用力啊……啊……”司马玉强感到不妙,连忙将大鸡巴狠狠的插进阴道中,然后将功力运到大鸡巴上,李涓涓只感到大鸡巴在阴道里一跳跳的,立即又涨大了许多,把自己的阴穴撑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缝隙。司马玉强压住李涓涓,同时在李涓涓下手之前,点了她的肩井穴,让她的上身不能动弹。“你,你是谁?”李涓涓吓的问道。“少爷我行不更名,做不改姓,江湖人称‘华山玉龙’。现改为‘玉龙’的司马玉强。”

  “你……你……”李涓涓气自己怎么没有看出来,竟着了一个无名小子的道。此时的司马玉强就再也不客气了,大鸡巴象一条灵蛇一样,在阴道里钻进钻出,舞动的极为快速。被点穴道的李涓涓现在只有挨打的份,“啊……啊……饶了我吧……啊……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啊……”不一会,就失去知觉,全身开始哆嗦了“啊……我要死了……大鸡巴……大鸡巴哥哥……你好狠啊……小穴被插……插烂了……啊……啊……我要上天了……啊……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喔……我上天了……啊……啊……你……好……狠……“在淫荡声中,李涓涓经受不住大鸡巴的猛烈攻击,精关一松,一股股阴精从子宫口喷出来,司马玉强见状,把大鸡巴更加猛烈的顶、转、上挑、下旋,龟头后的肉棱子刮动阴道,把大量的阴精和淫水刮出洞外。又干了足有五千多下,才发现一代淫魔”消魂娘子“李涓涓在自己的胯下不知何时早已咽气……长安城内的太白居,是天下闻名的酒楼。在酒楼上的一个窗户边的酒桌上,坐着一个年少公子,此人正是刚刚灭掉“消魂娘子”

  李涓涓的司马玉强。在酒楼上的另一边,还坐着不少江湖中人。司马玉强一听,原来是参加华山派章门之女婚宴的。现在离正月初一还有整整十天,所以江湖上的人物均纷纷赶往华山。司马玉强并不着急,他正想着如何对待师傅和师妹才好。正准备离开,突然又听见不远的桌子上的一个彪形大汉正对自己的同伴说“兄弟,听说了吗?‘消魂娘子’李涓涓哪个淫妇不知被谁给干死了!而她的师兄”逍遥羽士“魏强也正在长安城中,这几天已经连做了几个大案,听说连‘长安金刀’的三女儿都被他给奸死了!那小穴被插的稀烂,乳头被割,而且还在下阴处插了一吧拂尘!”“是吗?”“是啊,听说他还声言要上华山好好尝一尝‘华山玉风’的滋味呢!不过,华山派和宇文世家也不是好惹的”“哼!”就在这时,司马玉强身后响起了一声冷哼,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姑娘,一身白衣一尘不染,更显得玉洁冰清。她会是谁呢?司马玉强想了想。江湖上有一位人称“雪山玉女”的秦雨晴,乃是雪山神尼的徒弟。莫非是她?这时两人同时起身往后走,对望了一眼,司马玉强给女子点了一下头,姑娘笑了笑转身走了。

  晚上,司马玉强躺在床上睡不着,正想着到了华山怎么办,忽然听到旁边的屋里“嗖”的一声,就在也没有声响。司马玉强立即起身,跳出窗外,只见不远处一个白影子,他知道隔壁睡的正是“雪山玉女”的秦雨晴,这么晚她干什么呢?

  司马玉强二话不说,起身紧紧跟在她的后边,观察行踪。

  长安城内有名的八仙庵的后院的客房中,一具扭动的裸体正发出诱人的声音。

  在床边正站着一个裸体男人,象是一个道士。只见那裸体女人象是妓女一样,不停的在口中喊着:“啊……啊……我好难受……快……快给我吧……求求你……”

  裸体男人并不着急的样子,一只手放在女子的乳房上不停的挤压,一只手在女子的阴户上扣弄着。“贱货,看你平时一幅纯情的样,见了本道爷还不是变成浪淫妇!”说完更用力揉动和扣弄,手指捏着乳头轻轻提起、转动、压下,使劲的搓、捻、掐,另一只手早已伸进了阴穴,捏着阴蒂不停的抖动。

  “啊……我受不了……快点那……啊……啊……”

  裸体男人继续用手扣弄着阴穴,揉动乳房的手放在自己的大鸡巴上套弄几下。

  大鸡巴在女人的面前跳动,明晃晃,直楞楞,硬邦邦的,龟头象一个蘑菇盖,肉棱明显。“忍不住了吧,来让道爷带你去极乐世界!”说完就提枪上马,分开女人的双腿,一只手叭开阴唇,一只手握着鸡巴,用鸡巴在阴道口轻轻的磨动了几下,屁股猛的向下一沉,鸡巴全部插到女人的阴穴中。

  “啊……好舒服……快用力干吧……用力……插……对……用力……小穴……痒死了……啊……”

  哪个女人双手抱住男人的肩膀,下身用力的向上顶,屁股不断的抬起来迎合着大鸡巴的飞快抽插。粗壮的鸡巴把阴唇插的内外翻滚,淫水带动的向外飞溅而出。抽查了一会,男人翻身将女的压在身下,双手将她抱起,让她双手支撑着身体,大鸡巴在她身后对准阴穴用力插了进去。在疯狂的顶撞中,大鸡巴象一根火热的钢条,在阴道里来回抽动,有干了有千余下后。哪个男人想以逸待劳,就仰卧在床上,那女的直接就做在她的身上前后左右的不停挺动,两个乳房上下跳动,男人用双手抓住女人的两个乳房,用力的揉,捏,挤,按。下身向上用力顶。干的女人叫声连连。

  “啊……大鸡巴哥哥……好厉害啊……干死我了……用力……用力啊……啊……小穴美死了……干吧……干死……。小穴算了……用力……用力啊……啊……啊……”

  “快……快一点……啊……好长……好硬啊……用力……用力干吧……干死我算了……用力啊……大鸡巴……干的……干的小穴……好美啊……用力……再用力……深一点啊……舒服死了……啊……““大鸡巴……好烫……好粗……好长啊……用力插吧……插死小穴……算了……用力……插烂了……啊……快……快用力……鸡巴……插到子宫了……干的好美啊……啊……啊……”

  男人起身将女的抱在怀里,下身的鸡巴插在阴道里,女的依旧疯狂的挺动,乳房在男人的眼前上下直晃,男的一边扶着女人的腰,让鸡巴插入的更深,一边用嘴含住乳头使劲的吸吮。正在这时,一个白影从房上落下。

  “无耻淫道,拿命来!”只见一个俏美的女子含怒站在不远的地方。床上的道人并不着急,依旧是不停的干着哪个怀中的女子,同时对着面前的女孩说:

  “想不到我魏强今晚艳福不浅,小娘子,快快宽衣上床,让道爷也带上你!”

  “呸!无耻下流的东西,拿命来!”顾不上那么多,少女提剑向道士扑去。

  “逍遥羽士”魏强把怀中的女子向她一推,起身从床边也拿出一把浮尘,闪身从旁边一下将浮尘搭在女子的剑上。笑呵呵的说:“小娘子,不用急嘛,待道爷慢慢享用你!”说完浮沉一式“牵牛连丝”攻向女子胸前七大要穴,少女脸一红,急忙抽剑还了一式“飞花逐月”,不过十几个回合,少女渐渐的落了下风,就在这时,淫道魏强忽然感到身后一阵风刮来,心道“不好!”连忙转身,同时左手向少女的背后狠狠的印上一掌。待他站稳,才发现不知何时屋内又多了一名英俊潇洒的男人,来人正是司马玉强。不用说,他是跟踪“雪山玉女”秦雨晴来到这里的,发现情况后急忙帮助秦雨晴。

  “逍遥羽士”魏强没想到今晚会遇上如此扎手的人物,眼珠一转,乘两人正相望之际,用内力一捏浮尘柄,浮尘上的尘丝象漫天星雨一样散开飞向两人。司马玉强正望着秦雨晴,忽然感到一阵疾风,连忙用手推出七成功力。大片的尘丝落在两人的面前。可是这时只听见“嘤”的一声,回头一看,秦雨晴倒在地上。

  这时的“逍遥羽士”魏强早已跳出窗外,飞身逃走。

  司马玉强把秦雨晴扶起,一只手搭在秦雨晴的脉搏上,才发现秦雨晴的伤势严重,脉搏跳的很快。不一会,秦雨晴醒来,两腮嫣红,双眼如丝,口中发出“啊……嗯……啊……啊……”的声音。身上开始轻轻的扭动起来,双手紧紧的抱住司马玉强的脖子,两个乳房贴在他的胸前左右磨动。司马玉强见状,心道“不好,想不到这淫道的尘丝上有毒,居然泡了春药。”司马玉强看着怀中的“雪山玉女”,绯红的脸蛋,雪白的肌肤,比自己的小师妹强过十分。可是自己这不是趁人之危嘛!这时的秦雨晴早已春情泛滥,眉眼如丝,浑身扭动的更加剧烈,一对乳房象兔子一样在司马玉强的胸前跳动。司马玉强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急忙点了秦雨晴的穴道,抱起她向客栈飞去。

  客栈的一间房中,春色迷人。一个雪白的女子裸体正坐在另一个健壮的男人身上,身体疯狂的前后摆动,口中还不停的喊着:“啊……啊……啊……好舒服……快……快一点啊……啊……”只见那阴阳交合之处,一条火红的大鸡巴被阴唇紧紧的含着,忽隐忽现,淫水顺着大鸡巴在抽动中溅出。哪个男人双手扶着女子的腰,下身不时的向上挺送,望着在胸前跳动的一对雪白的乳房,男人心中不禁感到舒坦。这两人正是“玉龙”司马玉强和中了春药的“雪山玉女”秦雨晴。

  回到客栈时,秦雨晴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双手主动撕破自己的衣服,露出玉体,扑在司马玉强的身上,不停的用手在司马玉强的身上摸索。口中还喊着“我要……我要……快给我……求求你……”见到这种情形,司马玉强也不害羞了,直接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精干强壮的身体。一根八寸长的大鸡巴威风凛冽的顶在秦雨晴的小腹上。秦雨晴此时不停的扭动。下身找不着地方就已经开始挺动。

  司马玉强只好抱起秦雨晴,自己躺在床上,一根火热的鸡巴冲天直立。他让秦雨晴分开双腿往下坐,自己扶着大鸡巴对准阴穴,秦雨晴被欲火冲昏了头脑,虽然是第一次,但根本不顾疼痛,下身往下快速的一坐,让火热的鸡巴冲破玉门关,直插到底。秦雨晴“啊”的一声,就开始快速的挺动起来。司马玉强知道,这时自己只有以逸待劳,让秦雨晴发泄泄身后,才能给她疗伤,所以干脆先享受一下“雪山玉女”的躯体再说,双手揉动雪白的乳房,捏着紫色的乳头,下身协助秦雨晴挺动,让鸡巴每一次都插到底。

  “啊……好舒服……用力……好人……用力……我要疯掉了……啊……我要……用力……快……快一点……啊……对……对……就这样啊……舒服死了……啊……啊……““快用力……插……用力点……啊……好人……快一点……用力点啊……啊……啊……插啊……快一点……啊……就这样……对……用力……对……对……用力啊……啊……好美……好舒服啊……啊……“足足挺动了两个时辰,司马玉强发现秦雨晴快要泄了,于是起身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抬起秦雨晴的双腿,搭在肩上。下身的鸡巴笔直地对准阴穴,龟头在阴道口粘了一些淫水,显得更加明亮。司马玉强屁股猛的一沉,把鸡巴全部插入阴道里。同时双手抓住秦雨晴的乳房用力的按压,鸡巴全力开始抽插。下下到底,次次末根。干的秦雨晴的叫床声更加响亮。

  “啊……啊……好美啊……用力……干吧……快用力……对……用力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上天了……啊……干死我了……啊……啊……我上天了……啊……啊……”

  在鸡巴的大力抽插下,秦雨晴忍不住一阵哆嗦,一汩汩阴精从子宫中喷出,喷在司马玉强的大鸡巴上。大鸡巴只感到一股火烫的阴精浇下来,自己也忍不住一阵哆嗦,从马眼处吐出阳精,射进秦雨晴的子宫中。两个人大汗淋淋,搂在一起睡着了。

  清晨,阳光顺着窗户的缝隙射在床上,只见到一对裸体男女盘坐在一起。两人正是一夜合体的司马玉强和秦雨晴。司马玉强清晨醒来后,连忙扶起仍在睡梦中的秦雨晴,自己盘坐在她的身后,双手抵在光滑的背上,运足功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秦雨晴的体内。当他的真气在秦雨晴的体内运行了一周天之后,从秦雨晴的乳房下方逼出一根尘丝,秦雨晴渐渐睁开双眼,她忽然感到背后有一双手抵在自己的背上,一阵凉风传来,才知道自己没有穿衣服,“啊……”秦雨晴惊叫出声。这时从她的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姐,别动。抱元守一,气运丹田,运行十二周天,你的伤势就会恢复的差不多了!”秦雨晴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竟然会裸身和一个男人呆在一起,喜的是想起昨晚被“逍遥羽士”魏强所伤,竟然被救。此时的秦雨晴只好气运丹田,把自己的真气一点一点积聚起来,合着背后传来的真气一起在身体的十二条经脉里来回旋转。三柱香的时间过去,秦雨晴的脸上渐渐红晕起来,而身后的司马玉强却平躺在床上睡了。

  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男人,不就是昨天在酒楼上的哪个公子嘛!想不到他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样子,竟然会有这么高的功力!头低了一下,“啊”秦雨晴立即紧闭双眼,原来她看到了在司马玉强身下的那根宝贝。秦雨晴羞涩的慢慢又睁开眼睛,只见司马玉强胯下的那根宝贝,象一条死蛇一样软软的帖在他的小腹上,头顶上还有一些水分未干。秦雨晴扭动身子,下体传来丝丝疼痛。她现在才明白这个男人已经和自己发生了关系。怎么办!秦雨晴惊慌失措,这时,司马玉强醒了过来,向她说明了一切,表明了身份,秦雨晴对他的遭遇非常同情,此次下山也是奉师傅之命代表雪山神尼参加华山派掌门之女的婚礼的。司马玉强搂住秦雨晴,一只手搭在乳房上,轻轻地揉动,对秦雨晴说:“从今以后,你秦雨晴就是我司马玉强的妻子,我会全心全意的对你!”秦雨晴抱住他,在他的脸上给他一个深深的吻:“我会永远跟着你!”

  司马玉强面对佳人,欲火又一次升起,鸡巴“腾”的一下立了起来,秦雨晴见了,害羞的把脸埋在司马玉强的怀中。司马玉强笑了笑,抓起秦雨晴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鸡巴上。秦雨晴感到一根火热的、粗壮的、坚硬的铁条被自己的小手抓住,忍不住睁开眼向它望去,只见一根红彤彤的鸡巴在向自己一跳一跳的致敬。龟头硬的发亮,有鸭蛋那么大,整个鸡巴足足有八寸长,两寸宽,一只小手有点握不住。鸡巴上的青筋暴涨,就象一条条金龙盘旋在梁柱上一样。司马玉强翻身压在秦雨晴的身上,双手握住他的一对美丽的乳房,乳头上的乳晕呈暗红色,乳头就象一颗紫红的葡萄镶嵌在雪白的峰头。司马玉强忍不住捏着乳房,用嘴把乳头含在嘴里,舌头轻轻的围绕着乳头转动,不时的刮动一下,这种刺激对秦雨晴来说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早已忍不住的抓住司马玉强的大鸡巴,轻轻的晃动,套弄,口中说:“好哥哥,不要嘛,妹妹好痒啊!”

  “那里痒!”司马玉强抬头吐出乳头,问秦雨晴。

  “恩,你好坏呀!我不说!”

  “说不说!”司马玉强把手放在秦雨晴的阴道里,用手指扣弄。

  “啊……我说……我说……小穴好痒啊……我要……哥哥的大鸡巴……快点嘛……好哥哥……快点了……”秦雨晴忍不住司马玉强的扣弄,浑身不停的扭东,下身向上抬起,伴随着手指的抽动,淫水早已打湿了芳草,湿润了阴道四壁。

  司马玉强见状,用手分开秦雨晴的双腿,用手握住大鸡巴,对准阴穴,笑着对秦雨晴说:“好妹妹,止痒棒来了……”说完,屁股一沉,八寸长的大鸡巴“扑哧”一声,插入阴穴里,一阵狂风急雨又开始了……经过三天的休整,秦雨晴在司马玉强的帮助下,不但伤势痊愈,而且更打通任、督二脉,功力更上一层。当然,两人也丝毫没放过一点时间,尽情享受人间男女欢快的滋味。这一天,距离正月初一还有三天时间,两人以兄妹相称,向华山出发……武林神话4

  第四章怒奸玉凤婚礼丧礼

  大年三十的华山上掌灯结彩,迎接四面八方的宾朋。明天就是华山派掌门之女的大喜的日子,更是华山与武林四大家联姻的江湖大事,江湖上稍微有一点名头的人都前来祝贺,华山上下一片欢天酒地,喜气洋洋。

  在华山派后院的一栋小阁楼上正是春色盎然。一个男子谴走使女,来到床前。

  坐在床前的红衣女子分明是新娘打扮。这两人正是新郎“玉扇公子”宇文杰和新娘“华山玉凤”岳小玲。岳小玲一见是宇文杰来了,刚要起身却又坐下,小嘴娇滴滴的说:“明天就是大婚的日子,你还到我房中来干什么!”宇文杰笑着坐在岳小玲的身边,一只手搂住她的纤腰,扶着她的身子,对着她说:“杰哥哥我实在忍不住了!难道妹妹不想吗?”说完另一只手已经搭在岳小玲的乳峰上。岳小玲欲推还就,双手抱住宇文杰的脖子。

  宇文杰立即搂住岳小玲,用嘴吻在她的红艳艳的小嘴上。宇文杰的手双管齐下,一面伸进岳小玲的前胸,按在高耸的乳房上,用力的揉动;一面用另一只手直捣黄龙,扣在岳小玲的阴部,手指隔着衣服在岳小玲的阴户外轻轻的挤压。不一会,岳小玲就发出淫荡的声音:“晤……啊……哥哥好坏啊……让妹妹难受死了……”宇文杰见岳小玲身上不停的扭动,下身的衣服都已经有些湿润了,用最快的速度脱掉两人的衣服,一对裸体男女躺在床上,宇文杰用大鸡巴在岳小玲的阴道口轻轻的顶动,并不急于挺进。

  岳小玲直感到阴户里一阵酸麻难忍,于是求宇文杰:“好哥哥,求求你,快点插进来吧,小穴痒死了,求求你……”宇文杰听到岳小玲的求情声,于是说“好,哥哥满足你的请求!”臀部向上抬起,鸡巴象标枪一样对准阴道,鸡巴上的大龟头抵住两片厚厚的阴唇,身子向前一冲,“扑哧”一声,大鸡巴直插到底。

  岳小玲紧紧抱住宇文杰,用双腿夹住宇文杰的背部,屁股不断的上挺,迎合着大鸡巴的抽插,口中不断的叫喊:“啊……亲……亲丈夫……快用力……用力的……插……插啊……用力……用力……快……快一点……对……快啊……““啊……啊……小穴……好……舒服……对……就这样……用力……快用力……重一点……重一点啊……用力……把小穴……插翻了啊……啊……小穴……美死了……用力啊……“鸡巴象一条蟒蛇一样在桃花洞中出出进进,两片肥厚的阴唇含住粗大的阴茎内外翻动。就在两人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宇文杰拼命的向前顶、冲击小穴,头上的青筋都显得别样明显暴露,一道黑色光线“哧”的一声射进他的头颅中,宇文杰“啊”的大叫一声趴在岳小玲身上一动不动了。岳小玲推推宇文杰,这时发现不对劲,从宇文杰的口中流出黑血来,岳小玲吓的推开宇文杰。

  “嘿嘿”只见床前立着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岳小玲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他点了“肩井”“哑门”两个穴道,这道士不是别人,正是“逍遥羽士”

  魏强。

  魏强坐在床边,用手掂了掂岳小玲的乳房,笑着说:“想不到华山玉凤的乳子还这么丰满,真是不虚此行!”说完就用力的揉动起两个乳房。岳小玲口中呜呜的却说不出话来。魏强一只手继续在乳房上游动,一只手慢慢滑过小腹,直奔桃源。刚才交合过的淫水还没有干,此时魏强就把手指直接伸进洞内,在阴户中扣弄,一会儿捏捏小阴蒂,一会儿拨弄一下两片肥厚的阴唇,一会儿又刮动阴道的四壁,直弄的岳小玲淫欲又起,浑身抖动不停,两个眼睛发出求救的眼神。魏强笑着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的黑鸡巴,此时他的鸡巴早已一柱擎天,摇摇晃晃的立在那里。魏强一把扶起岳小玲的头,强行的在她的嘴上吻了一下,然后对她说:“岳小玲,怎么样,道爷的不比宇文杰的和你师兄的差吧!如果你乖乖的和道爷快活快活,道爷一定好好心疼你的!同意就点点头,道爷好松开你的穴道!”岳小玲点点头。魏强立即点开岳小玲的穴道。

  岳小玲用手抓住魏强的鸡巴,轻轻的套弄,同时对他说:“好道爷,你如果要小玲的话为什么不早说,害的小玲难过死了,那宇文杰和司马玉强的鸡巴那能和您的相比呢!”说完就低下头吻上魏强的鸡巴,张开小嘴含住龟头,用舌尖舔鸡巴上的青筋。这时房上的一双眼睛露住愤怒的火焰,此人乃是趁秦雨晴会见华山掌门时,偷偷来到这里的司马玉强。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师妹变的如此淫荡!

  魏强把岳小玲抱起,分开双腿拉在床边,把两条腿搭在自己的肩上,向下一趴屁股向前一送,黑色的大鸡巴顺利的插进阴道中,开始快速运动起来。

  “啊……啊……好道爷……你……真……会……干……把……小穴……干的……真舒服……用力……干……。用力……干死小穴……算了……啊……好舒服……啊……啊……啊……大鸡巴……好硬……好粗……好热啊……把……小穴……干的……美死了……啊……快……一点……对……用力……干吧……啊……我。

  ……要上天了……啊……美……死我了……“

  司马玉强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跳下房檐,大喝一声:“无耻的狗男女,拿命来!”说完就对准魏强的后背就是一掌。魏强怎么也没想到后边会杀出一个人,躲闪不及,连忙向旁边一滚,但是司马玉强已经今非昔比,腾空又是一掌,这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魏强的胸口上,魏强顿时口吐鲜血,歪头身亡。

【完】